我叫石燁,曾于2003年至2006年間在杭高學習生活。高考結束后,我進入浙江大學竺可楨學院,先后獲得高分子科學與工程專業的學士和碩士學位。在浙大期間,我獲得了楊士林獎(高分子學系最高榮譽)和國家獎學金。

2013年,我來到美國德克薩斯大學奧斯汀分校攻讀材料科學與工程專業博士,并于4年后順利畢業。攻讀博士期間,我在國際排名前五的頂級期刊(比如Advanced MaterialsNano Letters等)上發表論文十余篇,論文被引用次數達到近1500次,工作得到了同行們的廣泛認可。得益于出色的研究成果,我獲得了國際材料研究協會(Materials Research Society)評比的優秀研究生金獎和國家頒發的優秀留學生獎。其中材料研究協會優秀研究生金獎在全球范圍內授予博士研究期間取得優異學術成果,并展現出未來學術研究極大潛力的青年科學家,是全世界材料科學研究生所能獲得的最高榮譽,全球每年獲獎者只有十來位。而國家優秀自費留學生獎則是國家用于獎勵優秀自費留學人員在學業上取得的優異成績,我在2017年休斯敦館區的幾百名申請人中排名第三。現在我在美國加州理工學院進行博士后研究。

152991949317126615D5.jpg

我認為自己到目前為止較為順利的科研之路是與我在杭高三年的學習經歷密不可分的。杭高帶給我的,深深印入我骨髓的,是對世界的不懈思考與探索,對真理的孜孜追求,對自由的篤定堅持。杭高有包容的胸懷,她不像許多其它學校一樣給學生繁重的課業壓力,把幾乎所有的時間都限定在高考知識的練習上。杭高提供給學子更多的時間與機會,去自己接觸、嘗試、發現以及思考不同的事物與問題,從而獲取知識。我印象中最深的是杭高開設四個學期的勞技課,分別是攝影、金工、機械制圖與電路焊接。當課程結束,看到自己親手制作的照片、小榔頭和收音機,我心中充滿了成就感,就和后來發明出新型材料的成就感一模一樣。這些課程實實在在培養了我對實驗科學的興趣,培養了我的動手能力,讓我在今后的化學實驗中受益匪淺。當然,杭高的包容更在于杭高的老師們。他們總是循循善誘,因材施教。我還記得我的數學老師費紅亮,抽出晚上的時間給一批愛好數學的同學輔導奧數。他并不在急于在課堂上灌輸大量知識點,而是喜歡在黑板上一道一道寫下習題,然后讓大家自己嘗試討論,最后一起解題。我的語文老師周偉也善于引導學生。我記得班上有一位才女,大家總能在校園的角角落落看到她閱讀的身影。實際上,她在語文課上也經常閱讀課程外的文學作品。高考后,周偉提到其實他知道這些,可他認為這樣的閱讀才是利于那位女生的發展的,所以未加任何干涉。這位女生后來進入了浙大人文學院,現在則成為了一名出色的律師。促人進步的還有杭高學子間的相互鼓勵和良性的競爭。大家學習生活中互相幫助,卻也互不服輸。我還記得每次期中期末考試之后,幾個同學溜到老師辦公室,請求老師拉出記錄分數的表格,看看誰考了年級第一。狀元自然歡欣鼓舞,落敗者也不氣餒,立下戰書,相約下次考試再決高下。正是由于這樣包容自由的環境,杭高的學子自由地汲取各種養分,茁壯成長,成為各行各業中的精英。

15299195231356368A2B.jpg

由于我是地區班學生,高中住校,所以除了學習,杭高的生活也在我的生命中留下了深深的烙印。在杭高的三年生活,艱苦但又美好。那時候亨頤園還未修繕,是一片植物茂密的園子。我們幾個同學結伴,在晚上打著手電到碑亭邊,輪流講鬼故事。那氛圍,別提有多刺激。也正是在這樣的點滴小事中,我們結下了畢生的友誼。我更感激的是我們的班主任,李玉林老師。他就是我們地區班的家長,事無巨細地照顧我們,幫助我們。李老師,我真的很想念你!如果讓我再選擇一次,我會毫不猶豫地選擇回到那個時候的杭高,遇到那個時候的那批人,再過一次那最美好的三年!

杭高塑造了我,我愿用我的一生,回報杭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