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之奡:共你三年,許我一生

? 個人簡介


俞之奡,杭州高級中學2013屆畢業生。

2017年9月-至今,美國斯坦福大學化學系,博士研究生,鋰電池材料研究;

2016年6月-9月,美國斯坦福大學化學工程系,訪問學者;

2013年9月-2017年7月,北京大學化學與分子工程學院,材料化學專業,理學學士;

2012年12月,北京大學中學校長實名推薦制冬令營學員。

image001.jpg

? 本科期間榮譽

2017年獲得北京市優秀畢業生、北京大學優秀畢業生、北京大學化學與分子工程學院本科生最高榮譽“學術獎、“化學之星”;

2016年學術論文《氟代對BDOPV系列小分子排列的精細調控》入選第九屆全國大學生創新創業年會;

2015、2016年連續兩年獲得國家獎學金、北京大學三好學生標兵;

2016年獲得北京大學國際合作部信合獎學金;

2014年獲得李彥宏獎學金、第31屆全國部分地區大學生物理競賽一等獎。

? 正文

“時間如同白駒過隙”,這算是被用俗了的文章開頭,但我仍然忍不住這樣的感慨——才邁出高中,又告別了大學。

高鐵時代的節奏總是那樣的快速,我離開杭高這個孵化少年理想的院子,竟然已經快五年了。每年假期我都會回校看看,踱步轉悠熟悉的老院子,也去參觀當年還只是傳說的新校區,拜訪任課老師,相約高中同學去體育館再打一場球。五年過去了,那院子的大門旁多了一個地鐵口;“浙江省立第一中學”的石碑也遷移到了院子里邊,由原來面朝鳳起路,現在轉向了面朝中河路;院子周圍當年最愛吃的那些“食堂”也撤了,肯德基、麥當勞、新記,似乎也隨著我的青春,去了別的地方。然而不變的,是那院子里的櫻花碑亭,三進四進的紅墻黛瓦,一直飽含熱情的老師,和青春無限的同學。

陽媽(歐陽云蘭老師)、鈿爺(周順鈿老師)、剛哥(李剛老師)、陳姨(陳英老師)、燕姐(汪海燕老師)、包包大人(包情偉老師)等等,我們班同學給老師們起的外號是這樣的親切,就像一家人一樣。陽媽是我們201311班的班主任,真的像媽媽一樣關心我們的成長;鈿爺的一口純正“紹普”話總能給我們的數學課帶來歡樂;剛哥對待物理的熱情一直感染了我們三年;陳姨則是我愛上材料和化學的啟蒙人;佛系的燕姐總能把語文變成哲學;包包大人則讓我們對生物的認知有了深入的記憶。

還有當年院子里的那些同學,我們曾經一起相約午飯、一起周末看電影、一起晨跑、一起晚自習、一起刷題、一起奮斗,這些時光都是我深藏在心的感動。在院子的三年,我有過逆反住校生活的迷惘,也有過成績不理想的失落。是同學間相互的鼓勵、彼此的友誼,陪伴著我們一起成長,一同進步。即便現在大家天各一方,但這種神奇的力量卻仍然能支撐著我在困難的時候堅持下去,堅持下去,再堅持下去。如今,同學中有的工作,有的讀研,有的成了AI高手,有的甚至有自己的樂隊,大家都在做著自己想做的事。杭高這座院子的熏陶帶給了我們思想的多樣性,鼓勵著我們跟隨自己的內心所想,甚至內心沖動,去做讓自己愉悅的事。這難道不就是生活的意義么?

1529920509542888953C.jpg

高中,帶給你的可以不是做不完的習題,可以不是會考全A,可以不是高考每門課99%但一定要有前行的目標與思想的成熟。都說高中是一輩子里最青春美好的一段時光,杭高三年帶給我的世界觀、理性和感性、思考與成熟,以及帶給我的感動,是我一直以來珍惜在心的東西。無論是在北大還是斯坦福,每每在深夜帶著疲憊走出實驗室,我總會想起杭高的這三年,想起杭高的老師同學,想起杭高的溫暖激情。杭高,無非是貢院這方地界,和生活在院子里的人。以及這里面傳奇的故事,但她能帶給你人生的進步。

  “哭過笑過戀過恨過,仿佛是一夢蹉跎。迷惑失落猶豫寂寞,誰都是凡人一個……在花落時結果,期望很多,青春大概都這樣過。也許還有遺憾,甚至很多,但我相信共你沒有白活!”

最后用這首歌詞作為我對杭高的情結吧。

2018年3月10日凌晨于斯坦福